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立力富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做万元户-20110315W2

 
 
 

日志

 
 

成长日记-20080528W3-生存压力:高架生存  

2008-05-28 08:58:44|  分类: 11.成长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长日记-20080528W3-生存压力:高架生存

原始森林遮天蔽日难见蓝天。参天大树拔地而起直指苍穹。为了争夺头顶上那片阳光,每一棵树都在奋力往高里长。

  这是一场比速度、争高度的竞争,它绝对地向优势者倾斜。如同普里高津耗散结构理论中的“正反馈”机制,它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在争夺阳光的残酷比拼中,淘汰了那些不成材的荏弱之辈,留下的都是强者。这些比肩而立的“强木”并非彼此不存争雄之心,只是大家力气都已用足,再无余力压倒对手,只好互相承认各自的存在,分享头顶上的阳光。这就是“森林”。

  从空中俯瞰森林,那林冠看起来真跟大草原或灌木林没什么两样。如此看来,整个森林不过是一座用亿万根“木柱”架高了的空中大草原罢了。就像“高架公路”,无非是用水泥柱子把公路撑在空中而已,对开车的人而言在高架路上驾车的感觉与在地面公路没什么异样。所不同的是,高架公路的修建是缘于地面交通紧张,只好路上叠路,把它架高。而对森林而言,林冠被架高占的是这块地,降下来占的还是这块地,并没有因“架高”而提高林地的使用效率,纯粹是因为彼此间的激烈竞争,才把大家都逼成这样一种“高架”生存方式!

  望着光溜溜的挺直树干,我总觉得林木痴长到这般高度有点冤枉。对林冠而言,树干长成10米它得这点阳光,长成30米也得这点阳光,但是按照物理学原理,水柱每增高10米,其底部所受压力就要增加一个大气压(约合每平方厘米多承受一公斤压力)。须知,在树冠上进行光合作用,其所需的水分和营养物质全都要从根部吸收,并通过树干中的“维管束”向上输送,30米高的输送显然比10米要多花三倍力气才行。资料表明,一棵大树每天通过树冠可以蒸腾掉1000升的水分,架高树冠相当于此树每天要把一吨水和营养物额外地多提高20米,这将会徒耗多少能量!(如果让你试试,每天提一吨水爬到八层楼,想必也会累得够呛。)何苦这样呢,大家一齐降它20米不好吗?不仅阳光一点没少得,还只需花费三分之一的输送力气,享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呢?再者,这多出来的20米干茎要白白消耗多少宝贵的生物材料啊。生物学家研究表明,森林里的云杉树,其树茎所占的“生物量”竟然达到全树的42%,远比根系或树冠为多。好端端的生物材料仅仅因为同类之间的互相比拼就将其半数积压在干茎上,而且平时还得花大力气高程输送,以维持这等无谓的“架高”,真是愚不可及。要知道,用同样这点材料足可以打造两座森林。

  “争”也许是生命的本性,它无需思考,连木头木脑的大树都能做到。但它到底是如何感知到周围树冠侵占了自己的阳光,而让自己奋起直追的呢?也许万物皆有“觉”,连一块石头抛上天,它都能知觉地球“引力”而朝下落。吾等非树焉知树之无觉。

  其实人之相争远远甚于树之竞存。而且若究其源,这人世之争也并非全因物质匮乏所致,有时物质产品丰富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人的社会竞争压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还会日益加重。上世纪60年代虽然住房紧张,生活不富裕,没有任何家用电器,但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生存压力并不大,(只要不搞人为“斗争”)日常生活自会如履平地般的踏实。如今小康了、富裕了,生存压力反而加重了,人们不由自主地被推拥到一种高架生存方式。刚刚参加工作存款无多,便贷款买房购车,先自扛“枷”,当它几十年“房奴”,更兼“车奴”;国人小富即奢,争相耀富,一时多少“商奴”。如今并不富裕的中国已然成为世界顶级名牌奢侈品的第三消费大国,即将超过日本名列第二。

  这三十年来,教育大大地普及了;但与此同时,教育也被架高了。为了考上一个名牌高校,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那最后一搏,就是必须考入重点高中,为此就必须能考上最好的初中,又为此小学期间就必须彰显优异,除学习成绩好,还要有其他等级证书、竞赛名次,如奥数、作文、陶艺、钢琴、英语(有的小学生竟然达到英语四级水平,让大学生都为之咋舌)。小学生本该有着充满欢乐的幸福童年,如今却让这些幼小“学奴”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负担。小学被极大地架高了,初中又被全力以赴地架高了,高中更是被拼命地架高了,等到进入大学这一最高的“林冠”层次,倒反而稀松了。如此被层层架高,却未见根深叶茂。现在一年所培养的大学生人数远远超过建国前所有时代的大学毕业生总和,我们十年培养的大学生人数足可相当一个中等国家的总人口数(诸如匈牙利、瑞典、捷克、比利时、葡萄牙、希腊、古巴),但我们又培养出了多少世界一流的最具创造力的大学生?教育把全民搞得这样累,让青少年饱受着当今世界最为沉重的学习之苦,却又培养不出世界学界最高等级的拔尖人才,这种被层层架高了的应试教育,正亟待新一轮的改革。

  我们的医疗被架高了。由于药厂之间的无序竞争导致了医药界各种各样的违规操作,如向医院派驻“医药代表”,付给购药“回扣”,再加之医院收入与药品价格挂钩,使百姓看病越来越难、越来越贵。有时一个普通的感冒就得花费数百元。老百姓在这种“高架医疗”环境中不仅看不起病,还缺少安全感,谁知道你开的贵药是否真正符合病情之需,是否最为合理的“对症下药”。只要医院收入与药价挂钩就很难做到处方准确客观,也无法根除药价诱动。最近医疗和医保的改革,不正是出于对这种攀高现象的警觉?

  我们的电影被架高了。好电影不是靠钱堆出来的!国外一些堪称经典的电影,如《简爱》、《罗马假日》、《音乐之声》,按如今的标准都算不上是什么“大制作”,但却有着永恒的魅力。而国内一些耗资数亿元的大片倒反而有如“泥足巨人”(实为“艺术侏儒”)站不起来。尽管耗费巨资、场景豪华,聚集了阵容强势的大牌明星、外籍演员,不惜重金地借助各种媒体进行狂轰滥炸式的宣传,但等到观众花了高价看过这些亿元“大片”之后无不高呼上当,气愤之下甚至恶搞连连。这等巨资滥作不仅艺术价值极低,其艺术寿命更远不及那些经典电影的百分之一。电影被架高,一个最直接的后果是——电影票价抬高了。

  我们的话语被架高了,习惯于套话连篇,空洞无物。看似大块文章,滔滔不绝,然而其信息量却几近于零。因为按照信息论的通俗表达,“信息”就是消除“不确定性”!如果某人一脸庄重,在大庭广众面前“负责任地”宣布:“太阳明天将会从东-方-升-起”(全场鼓掌),其实他这话等于没说,因为他所讲述的乃是一个完全确定的事实,在他这种故作郑重的言谈中并没有消除任何的不确定性。也常见一些基层管事的领导,在庄严的会场上语气铿锵地讲完一通尽人皆知的大道理后,该结合本地实际情况着重谈其具体打算了,他倒反而没词了。自然界哪里会有这种不长树冠的“森林”!但在熙熙攘攘“社会土壤”上,此种风景倒是绝非罕见。

  “高架生存”真正的受益者倒未必是生存者本身,得便宜的往往都是他人。

  树与树的竞争使森林成为“高架草原”,那超高的树干都给人类砍去做栋梁之材了。树自身并未从这种“架高”中得到好处。

  “高架生存”也常导致人们的愚型消费,不仅偏离了脚踏实地的正常生活,偏离了和谐有序的生存状态,而且还人为地凸现了贫富差距,彰显了社会不公。这样的社会必然要为自己的虚妄浮华付出代价。

  人的精神和物质生活需要总是在不断地发展;但作为一种生存方式,能不架高就尽量不要去人为架高。就像修建公路,地面交通不紧张时就没必要硬是把公路架在空中。平实自在的生活才是最惬意的生活,最符合人们本来意愿的生活。有幸享受平实,不仅完全不会失去其本真自我,还能安舒于生活中最稳定的“基态”!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