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立力富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做万元户-20110315W2

 
 
 

日志

 
 

鸾凤和鸣-20080201W5-从前的男友-送 行  

2008-02-01 16:28:12|  分类: 16.鸾凤和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鸾凤和鸣-20080201W5-从前的男友-送 行

       有人说:从爱情退回到友情是不可能的事。我不相信,这次回乡探亲结束,偶遇从前的男友旭,我便提出让他送行,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从家到汽车站还有一两里路,他帮我提着行李,昂首走在前面,很坦然的样子,而我挎着小包,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一想起母亲又将在那幢临街的大楼里孤零零地生活,我不禁叹息,目光在旭的背影上摇曳了一下,便立即空蒙起来。

  汽车站到了,旭放下行李,安详地注视着车来的方向。和他在一起,总有一份安定和自然,多年前的感觉重又回到心里。这会儿,说点什么好呢?家?家是不便谈的,那么就说说彼此的工作、谈谈人际关系、最近的新闻热点,我戏言爱下围棋的他该办个少年围棋学习班来创收,他知道我喜欢读书,便积极地为我推荐昆德拉的那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原来,感情之外的话题依然这么丰富。于是,从等车聊到上车,上车聊到下车。

  从家到火车站需要转两趟公共汽车,中途,还要到一个我们单位设在市内的工作组拿预订的卧铺票。他的相送,让这一切辗转变得轻快。

  拿到票后,我一看离开车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便提议到离车站最近的一个寺院——文殊院里走走。他对我的话一向很少表示异议,就连当初我说分手吧,他也紧闭着唇,不说出那个“不”字。如今,彼此都有儿女承欢膝下了。

  文殊院里,香烟缭绕,我一向是不信佛的,可是自父亲去世后,菩萨在我的眼里也亲切起来,期待它的慈眉善目能够抚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你怎么了?”旭看我一下问。我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不能让旭也跌进回忆里,让他伤感地想起那个当年很喜欢和他小酌两杯的老人。

  我们坐在院内的露天茶馆,旭掏出一支烟,以目示意:“不介意吧?”我淡然一笑,摇摇头。我其实想说“把烟戒了吧,对身体不好”,但话没有出口,现在的我是没有资格和理由去约束他的。四月的阳光照在石桌上,温暖而且明亮,两碗茶摆放在我们面前,大家都不再说话,他默默接过我手中的小提包,修着坏了的拉链,看着那双我非常熟悉而灵巧的手,心中不禁一动,我连忙端起茶碗,慢慢吹开水面上的浮茶,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着……

  终于要到分别的时刻了,他已是满头大汗,检票、进站、放行李,帮我拿出路上需用的一切。“你走吧!”我说道。“谢谢你”三个字在喉管里迟疑了很久也没有说出来,我明白我们之间自始至终是用不着说谢的。离开车还有5分钟,已经有伤感在空气里浮动,我怕他再说些什么“路上小心、到了来个电话”之类的话,忙催已站在车下的他走,他却笑嘻嘻地说:“慌什么,车还没开呢。”猛然间,我好想告诉他那些《无题》诗背后的故事,告诉他……可是车启动了,他蓦然黯淡下来的眼神和逐渐远去的站牌很快消失在一阵清风里,转过头,我的泪终于涔涔而下……

  爱是不能滤过的,他就是他,永远不能普通。我现在才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